Archive for 10月, 2014

当下。

| Posted by wendystory
Oct 08 2014

是有些时日没在这里写字,还是想念。

去看黄金时代,观看的人并不多。冗长的三个小时,很多人昏昏欲睡。这本就是个小众的题材,拍出来,只是一种纪念和敬重。大学时代,中国现当代文学是最常逃的课程。不是不爱那些文字,而是因为着实讨厌那些生硬的流派与主义。

私底下,我是喜欢他们说话的调调,把一叶坠地的声音描摹得掷地有声,把爱恨情仇书写得淋漓尽致。一直以为,只有这样纯粹的,不带政治色彩的字,才能被更好地流传。我钟爱萧红,大抵也不是因为她的文学造诣,而是因为她的心。追逐着爱与自由,纯粹得紧。大概,也只有这样的状态,才能写出如她一般带着生命力和呼吸声的文字。

依然不停地写字,为着生存与内心。始终不肯放弃这些一笔一划拼凑出来的节奏。就如同我身边的那些画家朋友,或许已经有着这样或那样的谋生路径,但始终不肯放下手中的画笔,这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宿命。能不能传世无关紧要,重要的,能够传递自己的内心。

我对别人说,事实上,我的内心一度是有着惶恐的。不知道好运气会在何时戛然而止,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否极泰来。未来,是漫长且无序的。于是,只好敬重和珍惜每一个当下,聆听它们发出的声音。

每一个当下都是我的黄金时代。

某天下午,窝在沙发上与人谈爱。我说,在对爱有概念之前,我首先是对家庭有了感知,并将它与爱产生了联系。我并不懂得旁人是说的“爱”是怎样的定义,于我而言,所谓爱,是尊重珍惜与坚持。一如我所热爱的瑜伽,真正和谐的爱,大抵也是这样,需要力量、柔韧与平衡的结合。我不是一个追求热烈的人,我要的只是与家庭有关的爱,一种平稳安静的享受。

能透过对方,看见更好的自己,这便是我想要的爱。

能在每个当下都能心安理得的生活,这便是我想要的爱。

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