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5月, 2014

仪式。

| Posted by wendystory
May 21 2014

是一个对仪式感有着莫名热衷的人,尤其是在一些慎重的事情上。

我曾说过,若要娶我,请给我一个求婚。不需要太过华丽和取巧,只是一个郑重其事的过程。在生命的很多重要环节,需要这些看似耍花枪的仪式。

月初,跑到成都参加读书时期姐妹的婚礼。从她母亲为她盖上头纱那一瞬间,就忍不住想哭。同桌的全是要好的朋友,都经历过这对真正生离死别过爱人,大概也如我一样,眼泪似乎并不受控制。

仪式前,新娘说,“不过一场秀。”是的,对在一起十年的他们来说,似乎这不过是一场公开的演出。即便如此,当听到誓词的时候,她亦动容了。

即便经历了彩排,但当真正披上白纱,登上演出台的时候,还是会有莫名的神圣感。

一直在想,若真等到了那一天,会是怎样?踏上红毯的瞬间,会是怎样的心境和神情。大抵,想着一路走来,亦会有所触动。届时,会对面对面的人说,谢谢你,终于接受了这枚渴望安定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