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2月, 2014

情理。

| Posted by wendystory
Feb 19 2014

除了少数科学以外,很多时候,所谓情理,最终都落在一个“情”字之上。

所以才有人说,数理化之类才是真正好学的东西。其他的,与人情有关,就变得复杂起来。

此刻,很难区分正误。只得放任自己的心,去思念和缅怀。即将春暖花开,相约好的踏青,也只得作罢。很多人说,就这样吧,对你来说是最好的。

如果人能如机器般计算和删除,或许我会做出更好的抉择。但是,所谓情理,不过是冷暖自知。这个人对我的所有好,我无法一笔勾销。即便,此番,他心狠得让我无法喘息。

我说,他或许只是走入牛角尖了,等他走出来,也许就豁然开朗,天下太平了。于是,有人便说,那他走了一次,再走第二次呢?如此轻易地放弃,如此狠心地放弃,对你,如此不公。

可我,总是在心里给他留了条路。或许,有一天,一切如旧。

当我说出“或许,我无法再如这样,依靠与信任一个人”的时候,连自己都笑了。这样老土的话,怎会从我嘴里说出。在彼此最缠绵的时间,从来没有轻易说爱。于我来说,那个词汇很深重,我感知到的是深刻的喜欢之情和关于相守的承诺。我从未如此,和一个男人幻想自己的小孩子。一定是个女孩,遗传了我的长相,他会宠溺这个小小的我,而我教她女人应有的隐忍和坚强。这样的女孩,想来都是个可人儿。

衣如新,人如旧。我很难想象,有一天,我们会挽着另一个人的手,勾勒出同样的场景。尽管彼时可能已经云淡风轻了,但总会有一刻,心里会有涟漪。回想起某个时刻,想象中那个可人儿。

昨晚,终于勉强入眠。无梦。

大抵是想到,若你我当真天生一对,此番遭遇就当磨难;若非如此,只当做美好的际遇,钻牛角尖亦无用。只需在岁月之尾,想起有个人,曾如此宠溺我,视我为珍宝。而彼时,大家都有了真正安稳踏实的际遇。

顺其自然,虽听上去无奈,也着实是上上策。

很多东西,早有天命,忤逆不得。此刻,只得继续前行了。

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