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12月, 2013

恩爱。

| Posted by wendystory
Dec 03 2013

取感恩与宠爱之意,符合最深的表达欲望。

无论如何,对于父母的无条件包容与爱,是无限感恩的。自幼,从未对我有过太多世俗的要求,即便在应试教育最盛的年代里也是提了“健康第一 道德第一”的观点。从未因为低分而遭诟病,大多时候受责罚,都因着早前向他们承诺的事情未能兑现或其他。在他们看来,良好的身体与正直的品性胜于所有可以用数字衡量的东西。

于是,这么些年,便是忠实地做着自己。虽偶有妥协,但从未真正忤逆自己的内心。因为知道有所依赖。便被笑称,精明如你,原来依然是个单纯涉世未深的孩子。

上一次被人如是说,是因为羞于开口寻求帮助让自己陷入无援的胶着之中。对方是在某管理机构当着显耀职位的远房兄长,当兵回来后靠着一路闯荡到了此刻的官位。他意欲帮助我这个在他眼中尚有财气的远房小妹。我却始终不愿意张口求助,总觉得与自己的初衷相悖,也始终觉得自己无法胜任他所期待的扬名立万的厚望。他在你说这句话时,带着不满与怒气,是一种怒其不争的懊恼。

2013年进入了最后的一个月,十分迅速的一年。爸爸告诉我,大抵是因为这个年你过得比较顺利和愉悦吧。而真实的是,算不上愉悦和顺利,相反是磕磕碰碰地前行。还好,是在前行,也算有了进步。是信息量极为丰富的一年,亦是个人成长极为猛烈的一年。

偶尔,也会有不良的膨胀情绪。或许便是这猛烈前行带来的无可躲避的负面影响。

而这一年的4月-9月,犹如失忆般。至今会做噩梦想起那几个月的情结和人。说到底,还是历练太少。说到底,还是因为想要守住自己想做的那份情结。保持相对的纯粹。尽管,总有人说,这便是所谓社会失败者固有的托辞,以不争掩盖一种失败。

见仁见智尔。

年初与年底,相似的场景,却是不一样的际遇。周而,但不是复始。还好有这么多的恩宠。

与他进入了第一个猛烈的磨合期,时有争吵。生活终归不是一直甜如蜜,好在,从没有想过放弃,也不再如往常般患得患失,想入非非。握手言欢后,自是新的起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