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4月, 2013

烙印。

| Posted by wendystory
Apr 16 2013

因为一些事情而争执,一些情愫一些细节又翻涌而至。明知是不健康的举动,但仍无法遏制那些岁月的再现。便像是一些烙印,或许都忘记了摔跤的时空,却还是会在一些特定的环境里隐隐作痛。

着实害怕那样反复跌宕。与旁人无关,只是自己的一个痕迹,鲜为人知,却又处处作祟。于是在他面前把头埋得很低,一句话也不说。

有些人,唯唯诺诺,害怕多走一步便是吃亏。对你说,我觉得我们很合适。然后静观其变。对这样的人,从来都是笑着说,谢谢。然后不再挂念。骨子里有种骄傲,若是不被珍视,宁缺毋滥。

还有些人,一度主动刻意示好。他接受好意,却不肯给任何承诺。一度以为这样的努力能够换来一段缘分,却只得在对方含笑却逃离的眼神中离开。这样的人,他只愿意用这份好感来获取,并不想有所付出。

想要的那个人,无非是要勇敢地牵着我的手。争吵打闹都无妨,只要彼此够坦诚。他视为我珍宝,满满的宠溺,却也容忍我的诸多问题。在这个人面前,可以忽略到所有繁文缛节,可以像孩童般生活。彼此分享工作之中的困惑,在有病痛的时候相互宽慰。

两个人,为着对方而变得更好。发现更美的自己。

这就足够了。

最近对于1912年至1949年的那段故事痴迷。读书时期对这段历史是浑浊的,很难记住的年份和轮番登台的角儿。常听一位长辈讲到那些年的事儿,风韵十足。那个时代的人是讲究“范儿”的,即便是路边小摊贩,亦是有自己的姿态。他们写漂亮的书信,用精致的清末的白话文。字里行间有古韵和现代味儿,着实令人欢喜。他们敢于为自己的理想去挥霍,是真正乌托邦的存在方式。他们定期聚会,不是唱歌跳舞,而是品茶聊天。这样的生活,是只会说官话,只懂刷微博的社会所不肯奢望的。

而这段历史,在教科书里,不过是薄薄几页,一笔带过。

无图。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