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9月, 2012

文字。

| Posted by wendystory
Sep 27 2012

参加一个杂志的聚会,他们说,总是想不到那样的字是从这样年轻的你手中出来。想象中,或许是个上了年纪的男人,一斗烟,一杯茶,悠哉悠哉地说关于城市的变迁。

有些不知所措地低头。离开了文字,总是少了可以谈笑风生的信心。当他们在我面前谈论我的文字时,犹如谈论我最亲密的爱人,面红耳赤起来。

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地写一些属于自己的字。有时候他们安静地躺在那里沉睡着,有时候他们蠢蠢欲动,从指间喷薄而出。在某个时候,陷入真实生活的胶着状态,疲于完成那些被旁人赋予重要意义的琐事。提笔,却写不出只言片语,明明感知到他们的喃喃细语,却始终描摹不出他们的轮廓。

看江一燕的书,被那份灵动感染。在心底有只蜗牛,慢慢地爬行,只求理直气壮。即便身处绚烂的圈子,也可以清爽的做自己。

我也说,无论身在何处,要求的不过就是心安理得。

价值观与所谓的主流虽不背驰,但终归并非一致。那些被数据明确计算后的人生,是我不可企及的路径。尽管,我知晓那是某种意义上的成功。也明白,但凡咬咬牙,虽艰难,也不至于寸步难行。但仍旧放不下那与生俱来的坚持。一群想要纯粹的文字精灵在心底作祟,要我安安静静的生存,微笑,行走。

这样的生活,懂的人会欣然。旁人只会觉得矫揉造作,不思进取。又何妨,生活若是为了每个人的满意,则会累得乱了方寸,得不偿失。

写字是艰难的,无论是为心而写亦或为生存而写。一些情绪虽信手拈来,但那曲曲折折的故事,总是蜿蜿蜒蜒地躲在心底,要耐着性子,他们才肯出来。

好在,他们依然对我是恩宠的。无论我是否偶尔已忘了问候他们,他们都在那里,蠢蠢欲动地守候着我。在每个忙碌在心外的日子,我亦在思念他们。

是我最充实的伴侣。从来没有离弃与背叛。在最艰难的日子,这些字似有了自己的灵魂自己的走向,由他们带着我走过那些昏暗无光的年华。

阅读与书写,终成为不可分割的生活。即便偶有疏离,但从未离开。

无论行多远,在某个秋雨的夜里,总会忆起那些长长短短的句子,那些模糊清楚的画面。

仅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