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8月, 2012

九月。

| Posted by wendystory
Aug 30 2012

这个九月,我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不再有开学的说法。而我依然为开学而忙碌。只是,身份调转。很多人写字缅怀,纪念或者追忆曾经彼此那么不屑的时光。

过去的一年里,看书与写字的节奏都变得缓慢。一些坚持的事情在跌跌撞撞中回转,似停滞不前,又似潜移默化中发生着改变。人生缺失的便是魄力,好几次走到路口又无法鼓足勇气再去前行,于是,回转。

在练习瑜伽近两年的时间里,渐渐体悟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最初,不过是着迷于那些神乎其神的传说,讶异于自己可以做到那些曾经看来那么艰难的动作。渐渐的有了新的领域,在每一次的呼气与吸气过程中控制自己的身体。用脚趾牢牢的抓住地面,非常质朴的道理和动作,慢慢的变得更坚定。

修心似乎成为这一年最重要的事情。从物质意义来说,并没有过多的价值。我甚至羡慕那些目标明确的人,比如挣钱,比如嫁娶,比如谋得权势。无论如何,但凡有了具象的指向后,总可以制定具有操作性的步骤。

追求内心的愉悦和心安理得,一个庞大深邃的命题。不如返璞归真做些脚踏实地的事情,比如清晨起来打理自己窗前两盆绿萝,比如清晰地记住喝每口水的感觉,比如在繁杂的行政工作中找到一些关于生活的线索,比如在人来人往的误解中保持微笑。

这一年过得迅速又拖沓。开过三十三次院长会议,写过一百余份文件,做过一次三个月的统计,写过一次年鉴,准备了三个月的年度检查,做过六次学生培训,便是一年。

而有些事情,有些情怀总觉得离开很久,但再回首看时,也不过一年。

周末,好友开始新的旅程。1998年认识,期间见证了他从稚嫩的儿童变成叛逆的少年最终成为一个女人的依靠,听他讲过来来往往的女孩子,陪他在酒后说过疯话。就如他,看见我从一个学校到另一个学校,在感情的路上跌倒爬起再跌倒。听我说,我累了。而这些都是过去的故事。曾经一起疯闹过的人,为人妻为人母为人夫为人父,各自有了新的轨迹。

喜欢了近二十年的乐队将来内地巡演。若时间应允,定会去看。并不是狂热的人,只因这五个人包含了太多记忆。比如最初学习英语的动力,比如帮颜给当时女友写的情书,比如太多事情。纵然容貌身体已有了岁月的变化,连声线都不再如往常,音乐里藏着的永远都是只言片语的画面。关于学校门口的小花园,关于巨大的石阶,关于操场,关于成渝之间来来回回的几百公里。

和PPJ一起做心理测试。并不是出乎意料的答案。我总是将心墙修筑得很高且曲折,一种虚张声势的行为,我清楚在这之后的一马平川。只是太过于惧怕一次一次的变故。欺骗过一次,不顾一切过一次,勇敢放低过一次,便胆怯得又将墙再筑得更高。

此刻的微笑与更早之前的意义有了太多的不同。我对朋友说,为了这份你们称之为淡然平静的东西,我走过太多激烈的弯路。我曾经猛烈地进行内心的动荡,伤害自己,沉默寡言,用激进的文字抒发不安的情绪。读很多莫名其妙的书,对很多事物一知半解,无外乎从中汲取所需的养分。

忽然想起一个人,并不亲密,却有深刻的印记。

多说无益。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