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7月, 2012

意义。

| Posted by wendystory
Jul 18 2012

著名登山者严冬冬遇难。并非长期关注的领域,因为遇难者与自己的同窗有过几年同窗情,于是便觉得事情的心理距离近了很多。除了缅怀与尊重,谈得最多的便是生命之意义。

这是个一度被我抛弃的命题。过于宏大且虚无。甚是不爱被人煞有介事地提问。生命对我,也许便是图个心安理得。在以数字衡量一切的时代,这样的标准和意义听上去笨拙得要命。养老无忧,光耀门槛,显赫逼人,才方显生命的意义。

在过去的某段时间,仍想让自己进入某个安稳的机构,做着安稳的事情。至今仍偶尔有着这样的念头。无他,仅因为在当下的眼光中,进入某些机构之后,能够旱涝保收。如果忽略某一层心灵的诉求,那样的选择再好不过。

过去的一周,在某部门参加培训。期间来来往往的形貌类似音调雷同的领佳节又重阳导在台上说着翻来覆去的话语。台下,昏昏欲睡,继而鼓掌。索性拿了桑塔格的《论摄影》读了起来。三天,倒也是不小的阅读篇幅。

周末,终于去看了那部剧。

2002年,从逸飞处听得孟京辉的名字。彼时,我不过高中,而逸飞亦是青涩的不算知名的DJ。十年,我已完成漫长的学业,而他已成为城市里著名的声音。彼此起起落落经历了很多,并不常联络。但,彼此又都见证着另一个人的十年。在剧场遇到他,他依然喊我小同志,我喊他老大。

十年,有些话题从浅尝则止到闭而不谈,有些触觉从浓郁到淡泊。在能脱口而出的台词里,一些人与事走马灯似地重合。依然敏感,依然坚持很多。但很多字眼,望尘莫及。是夜,微雨。独自从人群里钻出来,哼着给你的诗。

在第一排,看着马路与明明的故事再次上演。看见演员喷薄而出的情感和湿润的双眼。关于爱情,这个浓烈的词语,变得温婉起来。轻声问,内心那颗期待爱的灵魂,你是否还安好。大学时期的德国同学在邮件里提到一些往事,久未用英文,语法与单词都变得生疏起来。在一个单字一个单字的组合中,便想起大学时期在顶楼礼堂看的那部剧,还有图书馆里新壁画里浓浓的颜料味。

同家人说,还是有股不愿就此妥协的劲儿。不想生命归于黯淡而显赫的轨迹之中,每日说着似是而非的话语,做着似曾相识的表情。文字与言谈中再也没有了灵魂。这样的生活虽安稳,却无法安心。

就这样,读书。写字。练习瑜伽。日复一日的延续。还有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