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6月, 2012

时光。

| Posted by wendystory
Jun 27 2012

监考途中看手机,才想起原来自己在这里已有一年整的时间。期间不断徘徊与犹豫,亦想不顾后果的决绝离开。最终还是留在这里,身后有很多人的疑惑好奇与责备。放弃了一个看上去真的非常不错的机会,列举了很多合理的客观原因,但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害怕离自己想要的生活越来越远。

去听素黑的讲座,坐在书店第一排地上,牛仔裤后面的扣子多少让人坐立不安。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都默默的看着不远处那个穿黑色衣服,长发,面容干净的作者。最早知晓她时,高中。于是举手,拿到话筒对她说,谢谢。谢谢她这些年陪伴,也谢谢自己这么多年努力的成长。我说,对于爱,我仍在修养之中。

2008年开始第一次接触瑜伽,但真正开始不间断的练习也不过这一年。从对动作的关注渐渐转到对呼吸,对自我的认知。每一次呼吸都将自己慢慢的舒展开,都更融入周围的一切。每一次的呼吸,都让自己更融入到周遭的一切。仍有盛怒难耐之时,学着用呼吸来放松紧绷防备的状态。不勉强自己亦不放任自己,用心来控制左右的摇摆。

跟着朋友练习毛笔字。从笔画的描红开始,十分笨拙。临摹一个字,便是“静”。无他,只不过想要寻得一份心境。用宽容与随和的心接受自己的种种难堪场面,然后好好爱自己,才能更坦荡的接受外界的爱。

关于伴侣,最近被提到的次数很多。于我而言,条条款款的种种若真遇到一个人,也便自此瓦解。有担当,够诚恳,依然是打动内心最真的元素。想要的不过是安稳的相守,能在一起做一些事,亦能保持独立的行走。

今早在微博上看到朋友家人的消息,着实难过。关于生老病死这个话题,从未如此真切的体会过,直至那一年的秋季,几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周围的人都措手不及。从那些日子开始,便觉得生命的脆弱得让人恐慌。是一个被关爱庇护长大的人,即便现在,晚归时父母都仍等候。害怕去想象,若有一天,失掉这样地庇护,会如何自处。

单单想,便已害怕。

于是只得珍惜眼下的每一个时刻。用心去观察周围的点滴变化,从好好喝一杯水开始,体知每一个值得微笑的细节。

如此,即便时光消逝,亦不会觉得恍然若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