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12月, 2011

责任。

| Posted by wendystory
Dec 20 2011

岁末总是忙乱且频率加快。所有的事情集中爆发,情绪与病痛。

前几周,他们自成都过来。在山城里延续着过去的喧哗和浮夸,在深夜的洪崖洞看夜景,路过难得安静的解放碑,几乎想要放声高歌。只有在这样一群人面前,方能如此。

收到门主的礼物,一个大群体的互动游戏。新的一年之后,会不会越走越远,最后便剩相视一笑。

想谈到责任,这是我对于身边人最为单纯的要求,便是责任,无论男女。即便最初有过难得的砰然,若没有可持续的能源,最终只是泄了气的可乐,腻且乏味。

人与人,人与事之间,责任二字都太过重要。无法如一个物品般,被置放在某处,等着某人笑颜盈盈的领取。实在不值。如果兜兜转转之后只是一个“还不错”,不如骄傲的继续走着,当属于自己的那个唯一。

即便这份骄傲,付出的代价也许过于大,也是值得。

厌倦了自说自话的粉饰,自欺欺人的圆谎。于是,再留下一个期限,算是送自己的礼物。一份关乎于成长,关乎于责任的礼物。

至此,便不再任性和随性,做一个脚踏实地的人。我仍是那个严肃的人,虽然每天若无其事的说着孩子气的话,但终究喜欢一笔一划规整的书写生活。

很早之前便与江讨论过关于能量守恒的问题。也相信在那么多曲折之后,心中愿景终将以自然而然的方式呈现。也许此刻的某种曲折和忐忑,在百转千回后,便成为理所当然。这是偶然与必然的命题。

于是开始笑纳身边的一花一草,幻化出无数可能性。也许,会陷入尴尬的证谬之中,但终究好过最后自怨自怜的缅怀之中。

仅此。

在读刘瑜的书,喜欢她的叙事,琐碎且理性。甚爱。

南方城市终无银装素裹的冬季气氛,但街头已有了浓郁的节日感,这个属于狂欢的季节,即将达到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