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11月, 2011

安生。

| Posted by wendystory
Nov 30 2011

十余岁的年华,歪歪斜斜的躺在沙发上读一本盗版书,安妮宝贝全集。七月与安生,是最早的名字。我是七月,心里住着安生,双生花般羁绊着成长。

当老师眼中最安稳的学生,以考上重点大学为己任,认真的做着习题。与授课老师讨论每一道题的可能性,熬夜看书。却写着激烈而颓废的言辞,在笔端疯狂的发泄着情愫。在少女开始与男生结伴的岁月,用文字,一字一句的成长着。

微胖的女生,缺乏自信的存在着,为自己取名叫做透明。酒精过敏,却渴望着醉酒。用修眉刀在手背留下不深的印记,只是为了体验淡淡的疼痛带来的存在感。那便是青春最深刻的记忆。

安生笔下是爱、流浪与宿命。而我,偏好用爱,奔跑和归宿。陆小猫说,那是你内心的缺失。或许,一语成谶。

有人在交换着剧中莫名的细节,比如主演的身材与服饰。我却在回顾,回顾那些带着爱的名义成长的轨迹。安稳,无挣扎的相逢又别离。

会有彼时看书的拥堵感,内心的情绪攒集于一个狭小的出口,努力想往外,却十分艰难。安生如一颗刺,真切而铿锵有力地扎进一个人的生命里,即便拔出,都会有难以愈合的空洞。这样的人,是带有杀伤力的,伤人,伤己。

这样的生命太过于追求真实,于是,反而显得虚幻。现实太多的生命都是浮夸着,以各种名义伤悲和愉悦,快速且转瞬即逝。高声的喧哗自己的悲伤与喜悦,而真正浓重的情感,终将是沉默且绵长的。

纯粹已成为一个奢侈品,被刻意塑造出来的简约所替代。

五光十色,纸醉金迷并非不纯粹。纯粹只与内心有关,而非所谓表现形式。

江一燕是个带有灵性的演出者。自周蒙开始,便对她的笑容和肢体甚爱。七月与安生,安生与周蒙,周蒙与七月,似乎,都是一个人。住在一个人身体的不同灵魂。

花开两枝,各自艳。

今夜,城市降温。雨。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