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7月, 2011

碎语。

| Posted by wendystory
Jul 20 2011

与一月前的欢腾相比,这一刻显得静与平淡。

一个月之前,为着最终的学生生活,夜夜笙歌。保持着微醺半醉的状态,或真或假的说些话,与每个人都拥抱,泪点很低,容易被感动。

那是属于六月最正常的状态,过了就不再。

角色转变竟快一月。做着本不擅长的工作,小心翼翼。会出现一些差错,忙不迭的改正。比起早前在DC鸡飞狗跳的时光,这里显然节奏慢了许多。很多人和事需要重新学习,很多关系需要微妙的维护,这不过是第一步。

花了一个上午与复印机相处。手足无措的寻找着不知所踪的卡纸,打开机器,满手油墨。那一刻,忽然便想笑。即便最初想到过未来的种种艰辛,但断然没有料想到过会满手油墨的度过一个上午,在温度很低的文印室,汗水悄然渗出。

无数次对自己细语,仔细做好手中的每一件琐碎细小的事情,方能实现最后的愿景。这是给自己的约定,这么多年,看着自己一步一步走过来,也算欣慰。此刻的情景,依然是自己有所预料到的,只是关于细节远出乎我的设想。

依然写稿。写字于我,仍旧是艰苦但充满快乐的事情。写到建筑,写到乡愁,轻而易举的将自己感动了。尽管遭遇一些不开心的境遇,怨了,沮丧了,也只得再收拾起情绪,拾掇起掉落一地的文字,细细重组。

不断的汲取不曾了解过的知识,一知半解也好,融会贯通也好,聊胜于无。

又在某个周末,与朋友相约,窝在喜欢的书店里看书。像极了在成都的生活,看着书,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傍晚,重庆本土的乐队开始小型的演出。唱着重庆人的民谣,怀念过去的美好,怀念过去的每一个瞬间。

与那群人在群上闹腾。仍然保持着那份亲密。相互吐槽,相互鼓励。偶尔抬头看到群上那些打趣的话,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新置了很多书籍。有素黑关于爱的言帘卷西风论,有梁思成关于建筑关于美的句子。坚持每天阅读那么一小段,也算是心满意足。

爸爸再次做了手术,某次像个孩子般在医院门口送我和妈妈离开。便觉得,只要他们健康快乐,便是最大的宽慰。不顾一切想要回到重庆,不过就是为了能陪在他们身边,仅此而已。

在某些时候,还是想要找个人。牵着他的衣角,沮丧着对他说莫名其妙的小情绪,欢喜鼓舞的告诉他身边发生的种种开心。两个人一起过关于未来的种种。

依然听节奏缓慢的日文歌曲。听不懂歌词,只是喜欢调子与发音的婉转。日本影像有着一种谨小慎微的态度,每一句台词都是认真用力说出。甚是喜欢这种风格。整洁,干净,传统。

就这样,写点文字,看些书,一杯红酒,蜷缩在沙发里。便是满足了。

絮絮叨叨的不知所云。但心中却不断勾勒未来的愿景,比如拥有自己的书,拥有自己的书店,坚持练习瑜伽,心平气和的生活下去,与那个彼此相爱的人。

以上,便是想要的。

想到此,便会低下头默默的做好那些看上去无趣的工作。因着明白,所有这些,不过是为着明天。仅此而已。

或许幼稚,或许仍是孩童般的不切实际。但未尝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