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3月, 2011

春躁。

| Posted by wendystory
Mar 30 2011

皮肤因为季节的变迭而干燥敏感。情绪低落不安。对家人会忍不住发起脾气来,有些难以控制。随时想要爆粗口,在微博上倾泄情感。

扑面而来的事情,有些应接不暇。对自己的失望接踵而至。在转型的过程中,一些阵痛难以逃脱。几个月后,我将面对一群孩子,向他们传授我所知晓的东西。我想,我会更多的告诉他们关于成长本身的东西。我要告诉他们,学校,提供的是一个让你体验最初喜怒哀乐的地方。你要在其中学会成长。我会告诉他们,所有的专业都会有热有冷,所有的行业都会有起有跌,但只有自己的内心是永恒的。也许对那些刚走出高中校门的孩子将这些会显得难以理解,我只是希望能让他们懂得,很多事情不一定要那么的功利,希望他们懂得,沉沉浮浮之中,把自己看牢比什么都要重要。至今我还是无法想像,我会以怎样的形象站在他们面前。过去的近20年里,我扮演着一个乖巧的学生,认真作业,专心考试,妥当的完成每一位老师给的任务。会逃课,也会在课堂中昏昏欲睡,说小话,发短信,传纸条。但最终还是能够在考试中得到高分,最终,终于走完了学生这一条路。而后,在几乎相似的环境中,完成角色的逆转。

在这几个月中,我还将东奔西走。接触到从未接触的行业和领域,在那些屋檐砖瓦中找到历史的痕迹,然后在每个月之尾声开始赶稿。内心里还是喜欢这样的生活。却总有隐隐不安,这种不安来自对自己的不信任,来自一种心虚。我如同刚入学的儿童,认真的做笔记,看那些不知所谓的图稿。有些贪婪的吸收着从不知晓的营养。但终究心理是害怕的。

因为一个缘由,忽地便回忆起三年前的三、四月。此刻的一些场景会让我不自觉的想起彼时。因为伤心和气愤而发抖的身体,因为痛哭而产生出的生理反应。所谓感情,只是冷暖自知。我只是把我曾经的告诉了她,我说,不要伤害自己,也不要失态。好在,她已雨过天晴,而我早已云淡风轻。只是某夜,梦到那时的自己哭着对一个面容陌生的男子说,你看,在我伤痕遍体之时,你又得到了什么?惊醒之后,笑了。如若现在在碰到那个人,我会说什么?或者什么都不会说,只是以老友身份接待,不冷不热。没有讥讽,没有怀念,没有气愤。我与他自然不会再有见面机会,所有一切不过如果。

这些天总会谈到感情。我们说,我们太过乖巧懂事,为男人设想好所有的问题,也自己处理好所有的负面情绪,总是努力呈现最知性和美好的一面于他人面前。这样的人,难免吃亏。女神只能与王子相匹配,因为只有在王子眼里,女神才是一个需要宠溺的平凡女子,亦只有在王子身边,女神才会放下光环,做那个小小女孩。而我,不过是期待有个男人宠溺,能够给我生活上的指引。无限尝试后,发现自己终不能接受无互动的感情,纵使他有千好万好,纵使旁人看来多么搭调,但无互动的感情,总是那么干涩。

一度想,给彼此一个机会,或许曙光乍现。但如果我不能在一个人面前撒泼耍浑,那么即便牵手,那样的感情也是战战兢兢,难以维系。我对她们说,之前的男孩子总是不由分说的拉过我的手。那种霸道让人难以拒绝。我总说,真正的成长是这7年,离开家的庇护独自尝试生活的7年。在过去的几年中,保持着恋爱的状态,因为害怕一个人在一个城市,因为还是惯性的想要人保护。这几年,却是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我已经独立的学着去工作,去伤感,去和朋友嬉笑怒骂。尝试很多新鲜的玩法,学跳肚皮舞和瑜伽,也学着技术拙劣的打保龄球和桌球。这一切,让我很愉悦。

而爱情,似乎已经有些不想再去奢望。不想因为自私的妥协而伤害到其他人,这样的逃避,实在有悖于我。或许有朝一日,还会一起,但今日此时,总会觉得那一刻遥遥无期。用俗不可耐的话说,便是气场不和。我知道这样的男子是值得去托付,稳重,成熟,有担当。我亦知道,他胜过我早前的那些男友很多,他们幽默,体贴,霸道,懂得哄女孩子欢心。但正因太懂哄女孩子欢心,最终都离开了我。也许,这样的木讷才是对我最好。

我领略过那种痛,亦不想让身边的人再尝试这样的痛。我无法预测未来,我只知此刻,内心有只手,每当我有所思时便会生硬的出来,推开一切。我亦知道,此刻这般定不是爱情或者其他感情。我的身体敏锐的不会欺骗我。

知道,你们都希望我幸福和安定。家中人都期待有一日回去,能带上可以托付的男孩子。但,这样的祝愿总是让人乏力。

也许有一天,同样的人会有不同的感觉。亦可能,会在一个偶然碰到那个人,不过一瞬间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