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1月, 2011

碎语。

| Posted by wendystory
Jan 23 2011

有些夜深了。已有些日子没有在深夜写字。习惯早睡早起,规律的作息时间。

总有些习惯与生俱来,根深蒂固,而却不自知。比如在清冷的时节,总有想要碎碎念的欲望。

说话的习惯,情绪的习惯,写字的习惯。诸如此类。这些,与自己已有着不可割裂的关系,很难再去改变。习惯了是个不善辩解的人,为身边的人着想,隐匿自己的喜怒哀乐。偶尔会沮丧,但会很快的将卑微的低落藏得更深。张爱玲在《小团圆》中说,连差点被炸死都无人可以告诉,想着是有点悲哀的。那种深深的无存在感,一直都若有若无的萦绕。

偶尔也会厌倦。但总是告诉自己习惯便好。有些东西早已注定,有些华丽也只有等到那个瞬间才会光彩炫目。心中一直勾勒着穿上水晶鞋那一瞬间的蜕变。虽然这样的想法太过孩子气。

为自己的未来找到一个位置,在近乎类似的环境里做着角色的转换。家人对此感到满意,那种欢喜的情感甚至超过我。爸爸已经开始幻想多年以后他和妈妈的生活,这个双鱼座的男人,即便年逾五十,但总是把生活想得美好。

我仍有些踟躇,总是害怕太过清贫的生活让他们受苦和失望。爸爸一直对我说,只要自己觉得舒服称心便好,至于其他,都没有那么重要。此刻,最紧要的仍是做好规划,理清楚心中愿景,分出轻重缓急。

于是,还是遵循着内心的某个微小愿望亦步亦趋的探索着。并不知道前面到底是一马平川还是千沟万壑,只是觉得,这条路会曲曲折折达到心中的愿景。

家人聚会,侄子侄女都已经可以相互争吵打闹嬉戏了。还记得他们更年幼的时候,我拿着相机为他们拍下成长的记录。甚至还记得自己小时候与表姐的种种趣事,就这样,一回首,都已成佳节又重阳人。

长辈在关心我的归宿。我总是笑着告诉他们,在等待缘分。与一个人的相守就是那么机缘巧合的事情。也许忽然就生出想和一个人一辈子的念头。也许那个人早已出现在我的身边,只是,从未真正关注过。

需要的是怎样一个男人?一些细微末节总在改变,但总有些是一直都在的。比如,他要霸气一点,可以趁我还在犹豫时就握住我的手;比如,他要智慧一点,可以让我在某个地方深深的仰望他;比如,他要孩子气一点,可以让我捧着他的脸笑得没心没肺。

就是这样的男人,只要,彼此心中有着爱,他便是那个足够好的人。

如此这般,一年又一年。真正的年关将至。总觉得春节才有真正跨年的意味,街头彩灯开始装点着城市,一切欢喜而如往常的继续着。

这个冬天是真正的寒冷,南方独有的阴冷渗入进骨头里,似乎听到血液艰难流动的声音。

愿安好。

DSCF2191_光影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