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11月, 2010

再见。

| Posted by wendystory
Nov 02 2010

小猫发来信息。我知道,时间到了,你走了。

下午我走的时候拉着你说,傻子,我走了。你一路上慢慢走,不要担心其他人。再见。我知道,那声再见之后,真的无缘再见。

看到曾经那么鲜活的你,现在却套着呼吸机,毫无意识。只是,眼角总有泪渗出来。你的女友轻轻揩掉那些凝固掉的机体,安慰你,不要着急,不要不放心。

我想起帮你用英文给当时的女友写信,看你周围有那么多漂亮而充满活力的女孩子。那个时候偷偷的在课桌下牵手,什么也没有,只是小孩子的把戏。我总说,你是我灰色的高中时期,不可磨灭的色彩。

我记得我十六岁生日的礼物,整整齐齐的SNOOPY在课桌里面。我记得你十七岁生日聚会,明明答应送我回家,却早早的醉了。某次,你把刻有你名字的项链挂我脖子上,说,嗯,以后你就是我的狗儿了。

那以后,我们各自兜兜转转都有新的际遇,彼此却总有牵挂。我从不主动联系你,你不过偶尔会打电话。总在深夜,总在酒后。

你几乎不会看我写的东西,惟一一次看过之后,便打通我的电话,说了很久很久。

上次见面,亦是一年多以前。你告诉我,你生了一场病,然后戒酒了。我问你病好了没?你说,嗯,好了。于是,我一如既往的嘲笑你,这个容易受伤的男人。

我总是那么嘲笑你,因为你总是在踢球的时候受伤。我总是说,你这个样子怎么保护你的女朋友。

那次见面,你还意气风发的勾勒你的未来。你指着重庆某个建筑物说,那是你妈妈的成果。你说,你希望有一天也拥有那样的成品。我当时说,你当然会有。

在你的相册里看见你与女友的婚纱照,如此甜蜜。心想,你终于肯安定了。

早上给爸爸送饭的路上,忽然想起你。想起又有那么久没有联系,或者,也许应该慰问下你。半个小时后,接到小猫的电话。她说,你要远行了。

我以为,你不过又要出国,毋须大惊小怪。她却说,走了,就不回来了。

傻傻的问了她,是移民了吗?

跑到医院,你已昏迷几日了。任由医生在你身上插满各种管道。若是你有感觉,一定会反抗的。我和小猫在一旁看着你,消瘦得已不是那个圆呼呼的你。

握住你的手,你不再有回应。你女友说,前几日你还在担心该将她托付给怎样的男人才好。你说她那么胆小,该如何是好。

此刻,你已离去。也罢,看着你那么辛苦的样子,都会心疼。你到了新的地方,应该会延续你风生水起的性格。

回家看到沙发上你送的玩偶还趴在那里,想起再也不会有人神经兮兮的大半夜给我电话,喊我狗儿了。

写着你名字的电话,不会再响起。而你的QQ头像永远的灰暗下去。

再见。真的再见了。

1985.5.1~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