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10月, 2010

牵挂。

| Posted by wendystory
Oct 28 2010

一直,她都那么轻描淡写。说,不用回来。

一直,不能真正的放心。即便知道,这只是个小小的曲折。最终一切都会安好。

还是买了车票,即便只能陪在身边几日,也算安心。即便仍然帮不上什么忙,但能够看着你,便觉得踏实。

例举了六条不让我回家的理由,诸如,没人接送,诸如,无人照料,诸如,深夜必须一人在家。而在最后的最后,还是忍不住说了,其实,还是有点想你。犹如孩子,怯生生的提出要求。

什么时候,我们的角色开始对调。你们渐渐开始力不从心,开始期待我们能够陪在身边。就像小时候,总是希望你们不用上班,永远陪在身边一样。

就在半个月前还与朋友提到这个话题。关于健康。想到有一天你们会衰老,总是难免的心酸。一直以来,觉得你们都是强大而不可战胜的,所有问题在你们面前都会迎刃而解。从没认真想过,有一天真要来照顾你们。每次想到这里,总是悲伤的阻止了这个念头。

我是一个被从小宠溺的孩子。懂得谦让和不争,是因为,你们待我,一向如公主。从无亏欠。自然,不会去索要其他人的其他物。

谢绝了姨妈的好意。除却你们,我实在不想再劳烦任何人。也不想强打精神的安慰其他人。

我想,我会愉悦的出现在你面前。故意嘲弄你,然后为你做事。如果可以,给你下载电影,枪战片吧,你喜欢的那一类型。

也许,会在一个人回家的时候有些伤感。好在,是回到自己的世界,不用再强颜欢笑。

周先生,你定会极快的康复。因为有我,与MRS周深爱着你。正如,你一向深爱我们。


DSCF2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