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12月, 2009

男人。

| Posted by wendystory
Dec 25 2009

平安夜那天接到他的电话,这个男人从新加坡回国,在平安夜来到成都。为了挽回一个女人。相识十几年来,我第一次看见他,一个白羊座的男人丢弃了王子的骄傲,徘徊无助,急切征询我们的意见。把一些话翻来覆去的说着。一向自信的他,在那样的时候变得胆小谨慎起来。

他说,那是24年来,第一份真正去面对的爱情。亦是第一次真心喜爱的女人。

另一个男人对我说,你变了。他所用的词是婉约,我知道那是个模棱两可的词语。也可以称之为冷漠。我应该在他的印象中还是那个14岁的女孩子,有点小小的骄傲,但喜怒哀乐显而易见。亦是多年过去,渐渐将情感内敛,笑容满面,但连自己都感觉不到真实。


我说,我会等待一个男人,他会读懂我的喜悲。我也会在他面前重回到孩童时期。而这个男人说,若你不能敞开心扉,你永远都不能等到这样的人。

我与他站在性别的两端,有截然不同的情感和思维。

我对那个试图挽回情感的男人说,只有去尝试了,才算过关,否则终归辗转难眠与纠结。我同样对他说,对于旁人的爱情我总是心怀祝福,但于自己,却愈发的畏惧。有时候,我的意见或许太过悲观。

身边的女性朋友说,那只是因为还未遇见。遇见了,一切假设便只是空谈。

在早些天,陈老与我们一起欢愉。这个被我们称之为导师的男人,在那一天没有了以往的腼腆,以一种出乎意料的激情感染着我们。这个男人背后的女人将他的人生安置得妥帖,让他时常无法抑制住骄傲的谈及“你们师母”,那些淡然的幸福让这个普通的男人散发出一种和善的光芒。以一种独特的魅力感染身边的人群。这样的男人无论多么艰辛,仍会有宽慰的微笑,那是一种担当。

平安夜的那天,我丢失掉自己的钱夹。红色的鳄鱼钱夹,并不昂贵,但当我最初摸到它时便让那种柔软的质感所打动。还有一抹纯正的红色。里面丢失的是卡片、身份证明、全家合照、票据若干以及少许的人民币。

在发现遗失之初,不过是异常的平静。而后才涌上一股委屈和无助。接到很多电话,升腾起感动。有些人,一直在身边,从未远离。

在今日我才又零星的想起包内哪些东西,元旦回家的车票,两张电影兑换票,报销的车票,某次展出的票根,在寺庙里求得的签,如此种种。

遗失,或许是期待一场新的相逢。

对人。对事。

2009年,仅剩6天。

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