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10月, 2009

尝试。

| Posted by wendystory
Oct 14 2009

一直打不开cn的博,每一天都充斥着莫名的小事,无限的堆积。


有了一次新尝试,内心实则忐忑不安。这与我之前所勾勒的途径大相径庭,但明了生活不是在这样就是在那样。太多的风花雪月是养不起那些需要承载更多的生命。

每一次开端,都是举步维艰。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走惯了,便不觉得了。好过于时间蹉跎后的空虚。将自己置于广袤的环境之中,亲历着又一次成长与蜕变。不祈求更多深层的收获,只是期待一次改变。或许浅尝辄止,或许一如既往,或许其他。终归,是一次经历。

仅在一个夜里,便又看到一些人一些事更为深层的一面。并无责怪。只是理所当然的接受和慢慢理解。有些人,还是会在给予无私的帮助,心存感激,这便是足够了。

觉得生命里有了很多的空缺。朵那天在说,我发现我终究是一个人。事实上,在更早以前,我便发现我不过是在自己取悦自己,自己与自己为伍。为自己找一些积极乐观的理由,若是倦怠了,便疲于伪装,将自身置于一种虚无的颓败之中。我依然是那个敏感且易伤感的人,只是大部分时间努力的为自己找到不得不活跃的动力。无法判断这是否是一种健康的情愫,在我看来不过只是一种天性使然,有些人天生便容易感知到快乐,容易满足。而我,不过拥有另一种体质的人。并无不妥,亦无心改变。

需要借托文字为媒,展现出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那个并非永远阳光普照的世界,越是拥有灿烂的微笑,便越是隐匿得更深层。越是若无其事,便越是低吟出一曲哀歌。那些人来人往,那些男男女女各自有了新的际遇,各自忙碌并欢笑着。我只能骄傲的独自行走并微笑祝福。那是我的姿态。

面对那些种种误解,不想解释。仍如孩童般坚信王子的救赎,总会相信有人能够透过所谓的外在看到某种柔软的存在。尽管这样的想法太过年幼和纯情,但依然固执的信守这样的愿望。因着我知晓,我终无法忍受面对一个无法言谈的人度过余生。一度尝试想要妥协,想要找到一个可以不用在乎患得患失的肩膀。但,终明了,依然无法接受那种不对等的情感。若非心甘情愿的放弃内心的骄傲,宁愿艰难的独自行走。这一点,对于友情和爱情都是一样的。

一直都知道,遇到一个对的人是如此艰难。朋友或者爱人。于是大部分时空中,我们都是孑然一身,怀揣着那些华丽而热闹的期许。在独处的时候,最好是能够与自己和平相处,听见自己最纯粹的声音,不卑不亢的独行。并不因为路过的人群和风景而欣喜而垂泪。要知道,一切不过只是过眼云烟。

看见一段自己曾经的文字,却突然哭出了声音。那些青涩的伤感和期待,已成为不可复制的过往。

突然想起多年前那个彼此都小心试探的男孩子,听说他已有了好的归宿。除却祝福,便是缅怀。那样纯粹的时光,无以为继。


DSCF2694

DSCF2805
十年前的青涩和单纯,十年后的奔波。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