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9月, 2009

病痛。

| Posted by wendystory
Sep 29 2009

回重庆已经有几天了,以牙痛为名早早回来。

最疼痛的几日,彻夜难眠,左脸神经时而抽搐至僵硬。常在深夜惊醒,听见室友均匀的呼吸声抑或辗转反侧。在那种几近无望的夜晚,会迷迷糊糊的想起一些人或者事。时有温暖之意由心底泛起,以此抵御痛感带来的寒冷。大多是些儿时的画面,清澈的容颜,微胖,但拥有无比的快乐和阳光。缓缓进入睡眠之中,继而又因下一次钻心的痛感而清醒。

终于见到MR zeng。依然同十年前一样,瘦但充满精神,言谈幽默。聊了很久。从过去到现在的际遇。十年,曾经以为遥远的时间,结果回眸一看,不过一瞬。十年前,是青涩的少女,信奉阳光和微笑。十年后,不算清瘦,但已有清晰的轮廓,依然微笑,仍坚信善良的自我。只是,有太多其他的变故,太快也太繁复。MR Zeng说要保留内心的纯粹,亦是我一直所努力的。眼前的环境并不纯粹,只得专注于脚下的道路。就像某次走过都江堰的索桥一样,彼时内心有别的羁绊尚未彻底的放弃,诚惶诚恐。但只需要看着前方,便能从晃动不已的桥上安然度过。此刻亦然,只需要专注于某个方向,心无旁骛足以。

读书至今,遇到很多老师,依然有很多值得铭记的。MR Zeng便是其中一位,我总是说,生命中会有很多贵人,会不经意间给予彼时最灿烂的阳光。有些人就是这样,淡淡的从生命中走过,却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擦肩而过后会频频回首,以为从此各自散落在天涯,却在百转千回后重逢。只得惊叹,原来你在这里。

就这样,我们来来回回的送走迎来那些感动与伤感。离校之前,去送了文吉。有些不舍,却也告别得仓促,没有想象中生离死别的戏码,不知是否后会无期,却依然要说记得想念,记得回来。我想起在swufe军训结束时,豆豆王给我的信息,好好保重,后会无期。的确,偶尔仍会在网络上碰到,不过寥寥问候。天南地北,后会无期。

终于还是买了《小团圆》因着实在太爱封底那片花朵。一旦拿起,便不舍放下。对于这样大片的花朵,内心总是无比的喜爱和眷恋。那种繁复的美好,无以为继。

时常有人说,你的文字有着莫名的搭配,但依然和谐。并非故意为之,大多时候不过内心使然,写字时的内心向来与平日无关,更为强大和坚韧。依然是那句,我能驾驭的向来不是文字,而是一颗为其而生的内心。

仅此而已。


照片 946

照片 943

照片 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