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6月, 2009

丢失。

| Posted by wendystory
Jun 27 2009

闷热。连续几天去游泳,喜欢在水里的畅快。笑得自然。

今日上岸后发现放衣物的包丢失了,一时慌乱和失控。PPJ回寝室拿了她的衣物给我,配了寝室的钥匙,接着补办饭卡以及打开柜子的锁。倒也相安无事。

只是想到带了一年多终于有了润白色光泽的镯子,妈妈给系的绽放着一朵小花的红绳子也一道消失,内心便充满了不舍。好在,跟了自己8年的梳子还在。我所在意的依然还是这些若有若无的细枝末叶。

在你想主义的群里唠叨这件事,江江说,圈,就当是重生好了。或许吧,就像朵说滴一样,本命年后的一次重生,丢弃掉上一个轮回里面的阴晦。

前段时间为一些琐事而不断的焦躁。爸妈已经习惯容忍我这样偶尔突如其来的失控。但内心依然不安,给PPJ说,竟然迁怒于爹妈,这一点也不像我。或许应该烟消云散了。

连岳说,急匆匆才能赶上的东西,往往不是什么好东西。急功近利向来不是我所擅长。一如过去的几年,我能做的仍只是竭尽所能的做自己的事。至于天道是否酬勤,已是我不能掌控的了。


或许七月中旬回家,做好该做的,并坚持阅读。

连岳:神了

苏珊·桑塔格:反对阐释

林夕:原来并非不快乐

贡布里希:秩序感


123

丢失或许是为了遇到更为新和美好的际遇。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