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8月, 2008

长夜里的拥抱

| Posted by wendystory
Aug 30 2008

最近迷上老些时候的粤语歌曲,字里行间的吐词流露出异样的美好。此刻正在听的是Faye《如风》,且一直在反复。如今的Faye正孕育着有一个新的生命,低眉顺眼的依偎在她视为归宿的男人臂弯里。着实值得去祝福。

有一个人
曾让我知道
寄生於世上
原是那么好
他的一双臂弯
令我没苦恼
他使我自豪
我跟那人
曾互勉倾诉
也跟他笑望
长夜变清早
可惜他必须要走
剩我共身影
长夜里拥抱
来又如风离又如风
或世事通通不过是场梦
人在途中人在时空
相识也许不过擦过梦中
来又如风离又如风
来又如风去亦匆匆
或我亦不应再这般心痛
但我不过
是人非梦
总有些真笑
亦有真痛
让我心痛
独迎空洞
今天暖风吹过亦有点冻。

张小娴有个故事便名为《长夜里的拥抱》,文中的女孩便是爱着《如风》,丢失了十岁以前记忆的人。所幸的是,有这样一个人一直守候着她,在长夜里给她拥抱,替她拾起十岁以前的记忆。

当女孩的妈妈说,还好她只有十岁,只遗失了十年的记忆。男孩心中默默地一句:十年中有我的五年。于我看来,是最为美丽的惋惜。短短十年的记忆,便有五年是关于彼此。有谁,曾经如此长的占据着我的内心。恍然。

更爱读张的散文,遣词造句的平实让阅读者感到心安。而她的小说大多是个美好的结局,也有着暖暖的意味,但我更爱亦舒,那个冷刻的描述。

一个星期的降雨,使得城市的空气变得清透了许多。晚上已感到微凉的空气在四周蔓延着,需要用被子捂住自己,或是给与自己一个温暖的怀抱。在渐凉的季节,会有一个清爽的心态,也会短暂的陷入某种低落的情愫中,但,无大碍。

只是对温暖的诉求,在异乡在一个崭新的环境总是渴望着可以依靠的双肩。突然想起四年前,亦是初到那样一个陌生的地方,遇到一些人。忘了那时是否也是忐忑不安,是否也是充满了幻想。唯一确信的是,那个时候并不如现在这样焦虑着未来。四年前,还是个青涩的孩子,有着年轻的资本。而此刻,即便容颜仍青春,只是少了更为年幼时的那份无畏。

川大的新生群最近热闹起来。又要开学了,又是新生,其中不乏为人父的学子。

又是一个新的轮回。又有怎样的人来人往,又有怎样的跌宕起伏。

静待。


照片 217

照片 221

照片 219

雨后,莫名的清爽。

此外,亦爱陈慧娴之《夜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