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5月, 2008

回答。或是自说自话

| Posted by wendystory
May 31 2008
有人在另一个博中留言:

曾记否?在某圣诞夜给你点了首歌。还写了祝词:希望每天都看到你嘴角上扬。
那是唯一的一次我为别人点歌。
身边或许有很多的温暖,只是忘记了。

你现在这样真的释然了吗。

 

 

回答:

 

我记得大学的某个元旦,应是大二,某个p孩给我点了歌,然后兴高采烈的拖我去听。事实上,太嘈杂的环境根本听不清里面说了什么,唱了什么。但,内心还是欢欣喜悦。

 

至于圣诞。一个有些遥远节日。也很生疏。几乎没有真正的有这样的节日。

 

我大致知道你是谁。

 

身边的温暖我一直明了,看见,并且铭记。只是,很少轻言感谢,很少喜形于色。于是给人以冷漠的感觉,以不领情的感觉。或许,多年来的习惯。

 

你应记得曾经说过我是那种把自己包裹得很紧唯恐有伤害的人。

 

我就是那样。不悲不喜。至少不表露出来。

 

至于是否释然。我自己也无法解读出内心。至少,我正努力的想要释然。

 

但用一个不确切的比喻,一场大震后,总有上千上万次的余震。无法预料会到什么时候结束。也不知道是主余震型,还是双震型,甚至是多震。

 

灾难之后,惟有面对。唯有正视每一次小的波动。即使暂时无法释怀,仍要保持正常的生活。

 

最近身边有很多不好的事情。看到那些人仍正常的生活下去,我无法知晓他们是否释怀。但惟一明了的是,过去的已经过去,眼前的一切需要珍惜。并好好的努力下去。

 

不可否认的说,内心仍有伤口,并不断在撕裂。仍有怀念过去的种种,即便和你们言谈时已经云淡风轻,已经喜笑颜开;尽管仍倔强的说着,不要了,不在乎,不坚持。

 

真实的是,尽管不哭泣了,但仍无法开心。

 

不知这样的回答是否如愿。又或者,这又是一场无疾而终的自说自话。

 

总之,很是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