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Posted by wendystory
Apr 07 2015

气温陡降得厉害。

但这人间四月天,清冷得倒是别有风味。

拍了那么多次登记照,终于在一张红布前留下两人身影,有种奇怪的感觉。不是欣喜,也不是感动,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不真实,或者是太真实。

也许是我们浪费了太多时间去寻找,这一次,从初识至今,年轮尚未划过一圈,便已笃定此生。不浪漫,也不惊心动魄。

有的不过只是安稳。

在春雨江风夹杂的,寒冷的江边,穿薄纱与他拍照。风过皮肤,是寒冷,却觉得好玩。看他笨手笨脚的模样,倒也舍不得生气了。

Newer :

Older :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