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

Posted by wendystory
Sep 01 2012

Bobo在微博上说,八年前的今天,我们到了四川成都温江区柳台大道555号,开始新的旅程。

那是不可能忘记的场景。

那天,我与父母一起。穿着蓝色运动套装,双肩背包,长直发,不带修饰的笑。在报到的时候,给当时心仪的男孩子拨通电话,似乎在彼此祝福新的生活。很多年后,再见面,他已没有曾经青涩的模样,谈吐依然闪烁如初。

而后与Bobo等人成为所谓的临时班委。晚上跑到各个寝室联络感情。同样也是在那个晚上遇到MrZ,当时看来是高大阳光直率的男生。在初到异乡时,这个人与他的父母给过我最难忘的温情,还有小女生的虚荣。

正如开始得仓促和无理,故事戛然而止也便理所当然。当时依然是疼痛的,并且这种心有余悸一直持续着。而后的恋爱,虽全心投入,总无疾而终。于是,心也便收得更紧了。

离开成都的时候与MrZ见面,认识了7年,见证了我的变化,牵手不过五个月,却已如家人。他父亲依然会经常提起那个不化妆,安静本分又爱笑的小姑娘。听后只是笑,那个小姑娘可能还在那里,只是,不爱出来了。在认识MrZ之前,一直认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那么理所当然的事情。

19岁的某一段时间,喜欢自我伤害。在硕大的公共课教室,轻轻的用眉刀来回在手背上滑动。现在想来,竟回忆不出任何原因。

20岁的生日,在重庆,带一个人领略山城的山水。随后的两年,收敛自己的性格,自编自导着一些心目中的剧目。自欺欺人不置可否,倒也心甘如怡。

7年,新陈代谢的循环。开始有了不一样的气质与眼神,依然真实和追求纯粹。只是学会去明白所谓人世的规则,明白言多必失,明白很多事情笑笑就过了。

八年时间,长发,短发,直发,卷发,最终由回到八年前的黑色长直发。

但即便穿同样的蓝色运动服,也不再如初。于是,时光便只能在流转中偶尔回首相逢一笑,缅怀,不过是徒增烦恼。

罗三石,大婚快乐。看着儿时的你们都安稳着,竟也心生羡慕了。祝你们都好。

而我,在跌跌撞撞之后,定会有属于自己最安妥的归属。

Newer :

Older :

One Response

  1. 寂寞情人 说到:

    我喜欢,加油!!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